弘骥资本戴剑:不走寻常路的理工男

图片 5

铝道网】几年了,横看竖看了国内一些著名营销“砖家”的高论,大体都有一个”经典“不变的公式:动不动就著名XX派XXX专家认为,或者通过XXX专家团队考察发现XXX企业存在XXX等诸多问题,然后体不吃不喝的情况下,拼尽力量的发功,打通了任督二脉,XXX企业因此活蹦乱跳的”活“了过来。
中国企业界,真有如此厉害的不老神仙和救死扶伤的灵丹妙药吗?营销的江湖,本来就是鱼龙混杂,估混吃混喝的不在于少数,而且挂羊头卖狗肉的特别猖狂,拉虎皮作虎帐的更是不可一世。各路神仙各显神通,打着不老国学的旗帜,以知名门派掌门自居,误导了一批又一批前赴后继的“寒门”入室子弟们,呜呼,哀哉!
其实真正有造诣的营销,在下以为并没有一招一式的什么固定格式,正如华山的风清扬老前辈一样,手中无剑,心中有剑,以无形应有形。能不能打通企业的任督二脉,完全在于企业的造化问题,如果通过短短几天的望闻问切,服几贴膏药,企业就能死而后生,微软公司真的得改名叫巨硬公司了。这样的砖家和大师云级人物,依在下看来,完全是一种不负责任的。
想当年的何阳就是把企业推到沙滩上,因为下不了水被活活晒死的。只是现在这些的大师学聪明了,索性掉转方向,不推到沙滩上,而是往深海中推,只要不会遇上大风大浪,多少都能捕到食物吃。哪怕只逮到一条小鱼,也都是大师的功劳。只是苦逼了这些无奈的中国企业家,基本都得去烧香拜佛,祈求神明能够保平安!由此催生出“王林”这样的“杰出”大师,他的无所不能,不但可以说是雷的儿子,还可以说是风的女婿,能开光,能指点企业江山,特别是跟各种岛礁还有扯不清的关系。
因此,营销的公式化,基本成了鱼龙混杂的“人民公社”。只要能言善变的,能吆喝的,能逆袭复制的,都基本成了营销界”灵魂“级人物。在下曾经数过国内一个大师中大师的高论,短短1000字,”著名XX派XXX专家认为“的几个大字居然出现过十七次,不知这是在贴狗皮膏药,还是在卖文字的价钱。
如此做营销,似乎已经做到骨子里面去了,容易走火入魔,岳不群练的气宗,似乎一直成不了气候,所以不得不剑走偏峰,较后还阉了自已。营销界,较可悲的事,就是“大师”们拿着一批不成品的“布料”,忙着给生病中的企业,拉姻缘做“嫁裳”,结果不小心却做成了寿衣,即损人又害已。
营销的公式化,非但不能把企业从深海中拯救回来,而且面对风云变幻的海平面,企业的风险系数倍增,终于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,企业家要么撞上暗礁的危险,要么被大浪无情的吞没。

图片 1

日本电视剧《下町火箭》里,佃航平的形象令人敬佩不已:作为制造火箭的总工程师,他在一次火箭发射失败后引咎辞职,子承父业担当一家城市工厂的老板,但却始终坚持精密阀门的研发。

作者:匿名1363次浏览

近半年时间,中华木工委主任赵夫瀛发起的“红木产业创新营销中国行”的主题演讲活动备受关注,其接地气、有实效的营销观点及策略为众多红木企业受用,巡讲活动辐射北京、天津、东阳、深圳、中山、新会等10多个红木主产区近3000多人,并引发众多红木企业争先邀请赵夫瀛主任为其培训、授课、策划。继新策略、新市场、新思想、“24口诀”等新常态下红木产业发展的营销策略巡讲之后,2015年11月17日,应江门市红木界再次邀请,赵夫瀛主任又进新会,就“创新、跨界”,做了“红木互联网营销之移动营销的主题演讲,并针对当下新会红木产业发展形势,结合走访产区市场调研、数据总结分析,与现场红木企业家探讨交流,激发红木企业抱团取暖共同抵御市场寒冬的协作精神,冲出一条红木产业发展出路。

面对繁杂的工序和复杂的设计图,佃航平始终保持耐心与热情。即便身居高位且远离原职,但面对真心喜爱的事业,他的技能从未生疏,他的决心从未动摇。

图片 26月17日
2015红木产业创新营销中国行第一次进新会

而在现实生活中,也有一位实战出身的理工男:他学电气自动化出身,接着做医药行业营销高管,然后是“当厂长”——从一片平地开始,盖厂房、买设备、招兵买马,花了4年时间做出一家上市公司;再后来从事战略规划、投资并购和产业整合,成为PE基金掌门人。跨界之广,令人艳羡。

演讲结束后,现场红木企业就严峻形势下红木行业的出路在哪里?红木产业的春天何时到来等关键问题向赵夫瀛主任发问。赵夫瀛认为,要想在2015年实现突破,首要的是广大红木企业家要“动起来”,包括思想上和行动上,既靠不起,也等不得,要果断地迈开步伐,而且要走一条与以往不同的新路,即在创新产品的基础上,创新思想、创新营销策略,通过“跨界”的方式打通严峻红木市场的“任督二脉”。

这个不走寻常路、跨界维度广的人,就是师董会导师、弘骥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戴剑先生。

图片 311月17日
2015红木产业创新营销中国行第二次进新会

1.**理工男的华丽转身**

(了解更多精彩内容,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“红木内参”微信公众号)

初见戴剑,你会被他身上那股儒雅、睿智的气质所吸引。

图片 4

出身于书香门第的他,起初并非扎根金融圈。求学时,他是典型理工男,熬夜做实验是家常便饭。毕业后,也长期从事技术工作。尽管很早时候已决定要下海,但明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戴剑,决心从0到1做起。

技术起家、厂长出身,常扎根在第一线的戴剑,对技术管理、营销管理、企业全面管理都熟稔无比。

他常言,“只要大方向在不断接近目标的过程中,就可以进行一次次的切换、调整,而每一次切换都让过去的积累有利用价值。”

图片 5

正因有这般的积累与沉淀,戴剑的事业稳打稳扎地向前铺进。他在自己的“T型理论”中坦言:人才的价值实现,先是纵向发展,积累的经验到达一定高度后,才开始横向发展,即转向战略规划、资本运作、产业整合等层面。

所以,他的第一份工作做了8年、第二份工作做了4年,从基层到总经理,完成了“T型”最初的那一竖。此后,他开始向那一横靠拢。

第三份工作是在一家民企集团收购的公司担任总经理,这是管理层。他底气十足,“我召开了一次中层干部会议,我告诉他们,如果你们不好好干的话,我随时都可以取代你们中的任何人,因为你们每个部门的工作我都非常熟悉。”

Leave a Comment.